短隨筆

【20170727前往桃園授課前隨筆】

剛坐到一位我熟悉的公車司機的車,並小聊個天,他知道我要去桃園講課時,面露驚色,並詢問了我授課的報價。

原來我講45分鐘的價,就已近於他們駕車半天的收益,主要是他們工時實在太長。

同時,提供知識確實是最有價值的勞動,我領的只是講師中最低中的最低,就已經是司機認為不低的價格。

記得小時候夢想要當司機,畢竟開著一部大車到處跑,那種駕馭感實在很酷。 現在只覺得他們異常辛苦,工時長、工作缺乏變化,反覆而機械地完成每天工作,司機也認同,儘管能駕馭著車,卻掌握不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型態。

那年童稚的夢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宣告幻滅,想也不敢想了,只希望自己最後不要無可奈何的,變成做不了自己主人的人。

個人私心期待台灣對專業更加敬重,對知識的付費能更加慷慨。是的,知識有其價,知識能讓你找回更多人生主控權,只要是一點啟發,知識就有價。

---------------------------------------------------------------------------

【20150103 記於高雄返鄉有感  11:50】


離開家鄉已經一學期了,猛一勘看,昔日認為毫無變化的,如今竟都換了味道。從小看到大的老冰箱,已經被多功能智慧冰箱取代;書架上一堆翻到爛的講義,沒有幾本我想詳加翻閱;昔時走踏玩耍的舊路小徑,因為鐵路地下化政策而封鎖變道;記憶裡的小花蝶影,如今卻蔓草叢生;以前最愛騎的小車,也因失修而報廢;家中長輩的容顏,好像比印象中稍稍衰老;發現了他們微微佝僂的身影,不復過去的值然挺立;隨興走回校園的步伐,找不回當年的稚嫩青澀;時不時幾位學弟妹歡笑頻傳,聽不出以往熟悉的跌宕起伏。

離開家的這些歲月,我才知道時間帶給我的是什麼。很多事情,只能活在我們曾經浸淫的片刻,時間帶給我們什麼,也會帶走些什麼,就像頻頻拍來的岸浪,會沖來一些細石砂泥,也會取走一些屑石粒珠。最後,我們還是只能喑啞的喊著「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就像那些骨頭已經爛成灰的古代詩人,默默地在歷史中哭泣。

---------------------------------------------------------------------------
記於2014年10月1號

我真的存在過嗎?
過去風風雨雨那段日子
我們都被壓抑的很徹底
日子有多好過,端看我們有多乖


所有與上層作對的都不是乖孩子
反抗地極端,下場就極端
這裡沒有其他的聲音,只有唯唯諾諾的奴,
才配擁有一切
有人說:「敘述表達不僅是人類文化的基本特徵,還是人類存在的基本方式。」
想想,我也曾為了苟全自己,使自己成為沉默的多數

這樣,我真的存在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