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孟子的性善論與四端算不算演化的結果?



孟子曰:「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於庶物,察於人倫;由仁義行,非行仁義也。」

從這段文本中,看出孟子認為人跟禽獸分別很小。最本質上差異在「仁義」,以及人倫秩序上的和諧展現,這承繼並具體化了孔子的概念。楊朱和墨子就曾受到孟子嚴厲的批判。他說:「楊氏為我,是無君也;墨氏兼愛,是無父也。無父無君,是禽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