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校園大解禁!為什麼「黨校」政大要辦禁書展?



今天來秀一下早期國民黨的禁書和機密文件,為什麼有這些呢?由於政大前身是國民黨中央黨校,在台復校時也設有匪情研究中心(今國關中心),所以也就有這些資料了。

這次不知怎的,這些封藏在國關中心裡很久的文獻,如今又展示在大家面前。

我曾去過國關中心一次,那裏偏遠,位置隱密,是一片雜蕪之中少見建設的地方,我在那裏就曾看過一些文獻,有的是毛澤東的散文,有的關於國民黨抨擊社會主義,這些在台灣戒嚴期間,都是被嚴格禁止的,也只有像政大這樣背景的學校,才有機會擁有這些了。

國關中心裡面,不只國民黨人所謂「共匪」一類的書,其實還有更多關於國外的資料和圖書不過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大量保存的,也許一直都和共產黨的資料共存吧。也可能是從「匪情」到「國際關係」的定位轉變才使然,當初沒有打探清楚,顯然是錯誤的。

兩岸過去一直都被不同的意識形態束縛,兩邊人馬說著極為不同的故事,並爭執,直到雙方在各個層面走向開放,問題的答案才從兩極走向多極,或說至少有更多空間,可以容納對方的言論,即便未必接受。

過去意識形態上的束縛,對兩邊人的一切都產生重大影響,像中國對於「民國文學」的闡釋,和史料的使用就一直被捆綁,而失去了多元的活力。

台灣當時又何嘗不是?當年凡有中共處便時時劃界與敏感,在許多研究文獻上也不被允許參考與使用中國學者的研究,也是不少損失。

但想到上個禮拜,中國和台灣學界攜手合辦了第一屆「民國文學」論壇,試圖正視民國時代文學的多樣性,還予國家歷史尊重,並賦予他多元的生命,便知道情況是有在改變的。對此我樂見其成,對立,永遠也長不出和平的嫩芽。對任何議題只有溝通和理解,才能化解對立,盡可能完整公正的,回顧或發現我們所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溝通和理解來化解對立,是大家熟知不過的概念,有些人可會覺得過於理想主義,但說明白了,這是一件怎麼努力都不夠的事情,並無所謂終點,人們能常存這個概念在心,成為行為的準則,一定能逐漸逐漸的「更好」。


說多了,其實只是想表達我們社會群體、兩岸政局、地緣政治,乃至生而為人的我們每一個人,本應存有差異,值得有個殊性,不值得太多對立與爭執。有「存異」,也該試圖「求同」,這個同,應當是我們放下成見,彼此了解的過程。

我也順道拍了部分禁書與機密文件的照片,一起來看看吧。

毛澤東《戰爭和戰略問題》

《台灣地區反地下戰破案史實》
《匪區見聞實錄》



《匪區反動文件彙編》

《匪區反動文件彙編》



胡喬木《關於人道主義和異化問題》
《鄧匪小平復出國際輿情反映分析摘要彙編》
《郭沫若全集》
本篇文章亦發表並修改於本人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