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9日 星期日

長安一夢,2015年西安行八月四號到五號筆記與照片彙整

【回顧】《8/4卷一》

長安城門外斜暉落定  大唐形影間古意餘風

長安城門大敞,是接待嘉賓的隆重儀式。想當初多少外國使節文武重臣行跡於此,初踏這塊大地就有和歷史對話的感覺。



距現在近一點,上次印度總理莫迪來訪也走過相同的路,有機會受到如此禮遇我相當感動。
裡面的官員服制,形色搭配,走行的陣容和出場順序,都遵古禮記載,一切彷彿夢回大唐。對我這個中文系人來說好像一場夢。

使我以為牆內有個正說著『道無常名,聖無常體』的開明皇帝,現在只差多了幾分現代化的痕跡和少了片寒鴉社鼓,我就確信這是大唐。

光這一天,我就感覺此行足矣,然最高規格禮遇,最澎湃的文化古都風貌不決如此,欲知詳情如何,請待下回分曉。


長安城門﹝永寧門﹞圓環旁日暮的天空
黃昏時的永寧門尚未開敞

進城門儀式1,古服宮女與文武百官
進城門儀式2,陳列的古服宮女


進城門儀式3,古服官員


進城門儀式4,進入永寧門時的走道,畫面中
人為團員


進城門儀式5,官員

原文發佈於作者微信和Instagram


【回顧】卷二 8/5 

秦始皇帝俑地下列陣 明皇貴妃戀天上續情

過去秦始皇形象,感觸最深在司馬遷的筆下;以前看過秦兵馬俑,歷歷在目也只課本圖片。這次我親自來到這裡。

始皇不僅生前當帝王,死後也想是地下之王,據信,他的陵寢大如宮殿,有水流經,有千刀萬刃的機關,森嚴程度不遜他的苛政。遺憾他生前多疑誰也不信,一信便信任奸人趙高,大秦國政走向萎縮,他自己死後軀體還被趙高李斯在北方多繞行7000里,遲遲不得安葬,千古一帝也就如此。


同樣是國勢轉衰,明皇貴妃的戀情竟永為後世讚頌,是文人爭相著筆發揮的美麗畫布,當天夜晚,一走出始皇的鬱悶,就步入明皇感人的愛情,西安之大,首先就展明了。舞台聲光俱佳,以背後的山為背景作澄澈星夜,並用水作朦朧柔和的襯景,以火作安史戰火的聲光,以小橋鋼索作明皇貴妃天上相遇,勾勒中國文人追求大圓滿的集體意識。聽這段戀情,要聽
《長恨歌》;想看這段戀情,就看這齣『長恨歌舞台劇』。


秦始皇博物館的造型天花板


秦始皇兵馬俑第一號坑


始見天日的兵馬俑陣



長恨歌舞台劇1


長恨歌舞台劇2

原文發佈於作者微信和Instagram

本文為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