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5日 星期一

你說的是狼,還是喪?在魔都啜飲喪茶後記

馬男,來自美國動畫《馬男波傑克》,曾在中國火熱一段時間,喪但卻很走心的代表



今年1月18日,我人在上海,並嘗試了「喪茶」。心想這真有意思,所謂負能量、消極厭世的文化,也在中國深根萌芽了,只是用了另一種方式展現出來。

我的驚訝應該是可預期的,因為好多人說著中國有狼性的社會,有人甚至崇而尚之。但是看起來要成為狼,也不是容易的事;又或者,狼正在進行轉變,喪,是他的一個階段也說不定。

而這篇文要講喪茶和喪文化,塵俗上其他對中國社會又狼又喪的評論、想像與解讀,大家也得更努力親自去體會體會。

在上海體驗喪茶,我喝了奶蓋綠茶,相當普通但要價不斐,近乎台幣100塊


│崛起歷程

喪茶,聽起來頹喪、隨意以及毫無生機,但其實店門前是大排長龍。去年上半年火紅了一波以後,到現在相關主題人氣依舊高。他的崛起,可以說是掌握了年輕一代自我表達的方式。相似概念像是負能量、厭世和反雞湯等等,大抵上兩岸甚至更遠的日本,也有這樣的文化氛圍產生。

關於喪茶,我對它的崛起感到玄妙。雖然得說,這種東西的出現,是勢之必然。我也上了喪茶討論串,一探究竟。

原來,在去年3月,「喜茶」風風火火的開幕,熱熱鬧鬧,人聲鼎沸。有網友在微博上戲謔說在喜茶對面開一家喪茶,得到廣大回響。留言中的腦洞大開,更擴充了「喪店」的形象與想像。那是在去年3月25號的時候。

網友的惡搞奇想,圖取自知乎

網友的惡搞奇想,圖取自知乎


事情沒有輕易結束,網友的討論概念被互聯網公司網易新聞,在一個月內的4月28號落實成真。他們聯合網紅和另一個外送平台餓了麼,開出了一家只存在四天的快閃店,吸引來百萬人光顧,說是鬧事也真不為過。

然而網易新聞也不是半路殺出,他們關注「喪文化」,早已有些時候。

2016年喪文化成為網路新寵兒,當年的網易新聞,就據此拍出形象廣告《越孤獨,越熱鬧》。用「孤獨」總結了集體文化與個人情感的變化,捕捉了客群的深層思緒。

在隔年2017年的3月18號,網易新聞還聯合發起「無能復健室」的活動,關懷現代人的人際、親密關係以及情緒控管的「三個無能」。也難怪他們可以很快接軌新一波「喪」文化主題,這是早有醞釀之事。

│喪的文化

中國蒸蒸日上的國力與經濟發展,都是億億萬萬人努力貢獻而來;每一個新發布的經濟數字,背後有無限人的血汗與淚。在城市的壓力下,這些擁擠反覆但又充滿不定的日子,與自己企盼的生活與未來,被濃縮成一股難以言喻的氣味。

喪,成為置身其中的宣洩以及自我表達,尤其表現在年輕族群身上。

喪所展現的內涵,涉及:

(一)感覺自身渺小、無意義,無法產生更美好的預期和想像;

(二)對自己無法得到美好生活的斷定;

(三)付出與獲得失調的心理狀態;以及,

(四)更高大精神價值的失落,以致找不到生活意義

在上海喪茶店拍的立牌,你如果不懂喪,看這你就明白了

這之間的通同點,就是「連結迷失」,這將使人們不知為何而做。我得說,我們需要和周遭建立連結,來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以及價值。凡只要與任何事物「連結」不見,就會陷入迷茫。

傳統社會的人們生存,側重人與人連結,而這已逐漸被市場和物質取代,在中國當然更是如此。而崇拜與追求物質,無法滿足人的無限貪欲,還有人際連結的根本需求;市場和勞動力的解放帶來強大的生產,但也帶來莫大的個體競爭。然而,這已經變成我們繁榮的目標,以及必經過程。

強烈競爭下沒有人是永遠的贏家,透過勝利、競爭與獲取來維繫生活,變成新的生存方式──可這終究很脆弱。既失去了跟社群的實質連結,人又在競爭中被劃作許多座孤島,這可謂一種腹背受敵的狀態。這也是資本主義繁榮下,必須付出的代價。

這是為何我認為「喪」在中國出現,是勢之必然。它是一面鏡子,照出現代社會的期待、傳統價值及嚴肅觀念的相反面。

│頹喪來的還是蠻快

我對於喪文化在中國﹝一線大城﹞出現,總感覺來的太快了。畢竟在我認知中,喪可能要處於停滯和成長有限的經濟環境,才容易出現,現在中國似乎還太早了。

我曾和一位前輩聊天,他在台灣經濟起飛的風光時期就擔任管理者。他說,那時的台灣欣欣向榮,每天的單子跟事情滿到弄不完,但大家士氣高昂,因為充滿了機會以及高實質工資。我聯想到某種舉國歡騰的場面。

而中國作為一個有活力、正走向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在這個狀態就跑出了「喪」,蠻讓我驚訝。我原本想像是多數人意氣風發,自信地望著未來,艱辛但是堅忍,疲憊但有價值。雖然這樣的想像還是有些真確,但我想真實狀況還是,每個辛勤奮鬥的人背後,背後多少有沉重的挫敗感吧!

不然那些反雞湯、自黑自嘲的梗,怎麼會在網路上一呼百應呢?

在我觀察中,或許薪資已經上升,但我猜測還難以說滿意;物價雖然還可以,但推敲可能經不起幾年直追;房子和公司距離可能近了,但卻侵蝕不少收入。讓人們堅持的,還是那些對更多、更好的機會的追求;對於往後的日子,還是得仰賴些美好想像吧!

│小結:走向自我之路?

但持平的說,喪也不全然消極無為。我觀察,雖然喪是集體氛圍,但沒有妨礙人們努力追求自己的目標──事實上,很少人因此啥也不做,就此倒地不起。其實,我察覺喪只是一種反傳統、反嚴肅、忿忿不滿意的表達。有時這樣的標誌,是自在安全的交流方式。

再者,我相信「喪」反而是「成為自我」的開始,至少有一部分是如此。因為有成為「自己」的意識,但是所選擇太常不得其門而入,所以相對產生喪感;因為有開始有了自我,所以才會思考什麼是合理的、什麼是自己該做的,也相對的,有不滿意,以及衝突所帶來的挫敗頹喪。

說個極端的,我們可不期待喬治‧歐威爾《1984》虛構的大洋國(Oceania)浮現人間,我們不需要一群被灌輸意識形態的木偶,或是一群只懂得服從的螺絲釘。願我們都能做回自己。

從經濟面說,如果勞力密集是上一個階段的必須,那「人力資本」最好成為我們現階段的關注重點。因為我們已經知道,在惡劣的環境反覆工作、生活,既不人道也不效率。儘管其成效不容易估量,但這種知識價值和創新創造,才是健康與長久的發展方式。

中國大陸在十三五計畫,以及不少教育工作報告,都已經發表出對人力資本培育的關注。不過,這些目標要達成,得仰賴相關教育制度的彈性,以及個人自我意識提升作為搭配。依我看,這又牽涉到經濟發展、政權維繫與社會和諧安定間的衝突,顯然是另外一件得鄭重討論的事。

但至少喪的出現,已經是個革命性的開端了!

走向文案之路.…..?作為文案寫手,我有話要說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如果你喜愛寫作,因此想成為文案寫手,請務必非常謹慎。

我的文章雖然主題射程很廣,但其實呢,我是一個文案寫手。我和我伙伴們一起創辦過行銷資訊團隊,我是那個文案手。所寫文案,包含任何媒介上可以被消費者接觸到的文字。我們經手過的專案,包含了銷售頁、網頁文字和無數的軟硬銷售廣告文,千奇百怪。

我愛寫字,也認為這會是一條很順利的發展道路,當下感到極度開心。專長跟工作可以結合,實在令人振奮。

但故事也得從這裡講起。

│所謂文案,更要理性與科學

世間沒有永遠的順風船,人生也無法永遠順心如意,文案寫作者其實不能只在乎自己想說的,而是必須顧及「發表的平台」和「讀者性質」。概念不難,像是在訊息雜亂的FB上,我們較少考慮放長篇銷售文;客群是搖滾樂愛好者,我們文字必然不能文青。同時,文字會在哪裡出現,讀起來應該是怎樣,都必須被我們反覆討論,不斷修改。

這後來形成了我的核心觀念:文案寫作並不等於文字創作。前者以市場、發表媒介和品牌定位相關,後者則以個人感受、創造力和個性為出發點。兩者真的截然不同,就像設計師朋友也說,設計不是創作藝術(也很常被客戶改到憤怒),總感覺文案和設計的人,應該很常相擁而泣。

舉例,我的寫作,是仰賴馳騁自己的想像力。一切內容的排定、主題書寫、用字與排版,全都是自己決定的。必要時,也能找到幾個孤芳「共賞」的朋友。而進入團隊專案中一切改變,不免有仰人鼻息之嘆。

因為有時客戶不喜歡,有時市場反應不佳;前者的狀況發生,我們得想辦法透過後臺數據,讓客戶理解我們的訴求,後者狀況發生,我們也得要有邏輯理性,去測試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以及思索改善。

文案不是只有創意,更還得要有理性與科學的精神。

同時,我們常當問題發生時,第一個檢討的就是外在環境,像是客戶不接受,便歸咎於不懂專業﹝經濟發展不好,就責難政府﹞。這是重大的學習,也就是如果對方不接受你,原因是什麼?我們能提出理由讓他們接受嗎?

如果是無關緊要的人,大可不相往來,但沒準你拒絕溝通的人,將影響你的一生,何況都在同一艘船上,我們總得試著對話、和解以及共存的。儘管這個過程總是無奈,但我相信,這才是走出舒適圈和同溫層的意涵吧。

│文筆一定很好???

如果你聽到文案,下意識認為文筆一定要好,那表示你前面重點沒看清楚。靈芝的好壞在多醣體,文案的好壞,在於消費者、市場情況,和發表的平台的了解程度。反而以詞采文筆聞名的,最常寫不出市場接受的文案。

在文案中,你的個人表達在消費者的心中一點也不重要,因為人家不是專程來為你而買的﹝除非你自己就是消費者心中的品牌﹞,可以試想,操著一口專業術語讓70歲老人明白你的電子產品很優秀,最終要人家買下去,這可行嗎?

生活中對應不同人,我們就會有不同的講話應答方式,這是我們的社交本能;同樣的,對什麼客群,就得產生什麼文案。在網路以及文案上,也不要忘了這個本能。我們都是有寫文案的本能的。

總之,文筆差也不需要擔心,這是另一個新天地;如果文筆好,那更要仔細洞察消費者,以及了解一些統計指標的意涵。

插曲:我們不是理性經濟說的人類

文案透過消費者洞察而來,反過來說,就是「每個被你看見的文案,都是精心鋪排的結果」。就像在佛前求了500年,就為了出現在你常走的路旁。

感動得太早了。

確實,這種刻意安排,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其目的終究是要改變我們的認知,進而影響行為,久了還可能成為新的習慣。像是日本二戰期間就設有「奢侈是政府的敵人」、「增產報國」等文案標語,隨之而來的就是人民相信政府應該進行物資控管,並支持長期戰爭。

認知可以被形塑,習慣可以被改變。如果你有深刻的反洗腦、反消費主義的意識,可要特別注意。因為行銷文案跟戰爭文宣的效果一樣,這讓消費不只是基於理性的考量,更多在於挑起人們主觀聯想出來的產品價值、從眾的恐懼以及貪婪的本性,而造成過度消費。

明確的知道自己的偏好及需求,只要剛好不要過多,寧可不划算,也不要搶便宜而徒增消費,這是經濟學中「理性」的最大展現。但我們大多都不是吧?

│有時失去方向

從前一段看來,文案工作似乎很邪惡?這就得說說我失去方向的故事。

那段時間開會開久了、文案寫多了,檢討會也開頻繁了,感覺內容都離不開「怎麼讓消費者出錢」還有「什麼是消費者痛點」。文案的本質終究是要改變認知,促進消費。我不知道其他文案工作者如何,至少我對這現象很不習慣。

因為這項工作讓文字變得相當不純粹,也讓我質疑自己所作所為。

自己的專長與興趣,已成為促進人們掏出錢來的工具。尤有甚者,最終定案出來的寫作方向,不少是「總白癡化」的內容!毋寧是一種文字的墮落。然而,又非常現實,因為團隊和公司必須生存,自己也是。對文字的崇高理想與現實造成落差,也造成心理的拉鋸。

但人在吃不飽,哪談理想和道德呢!﹝笑﹞所以還是繼續幹下去,但我的質疑卻是一直存在,困惑了我許久。從專案結束到休息,從休息再到上工,半年以上時間。

但有一次在文案課學習,我突然釐清了思緒。

因為我﹝們﹞經歷的過程,都只是不斷地想怎麼讓消費者付錢,自然而然的,文案就只是一種冷血的工具;消費者,也變成了公司成長的養分來源。如此,這就是對於工具和消費者的不尊敬,違反了深根在我們心中的商業倫理。這的確是不好的。

而且我也終於意識到,我應該在乎的是消費者「需要」什麼,因為在生活中的哪些不便,所以向他們介紹產品和服務。「找出痛點」不是一種伎倆或是促購的手段,其最終直指的,是讓他們能夠因消費而體驗到更好的生活。

文案的腳色,也要幫助一些不熱賣的產品找到發揮空間,找到在人們心中想不到的定位。這才是健康的模式,這才是雙贏的策略,才是對文案的敬重。

當我這樣想時,文案就有了價值,困惑與質疑也因此自我和解。

所以回過頭來,文案邪惡嗎?是人的念頭決定了他的走向。如果不尊重文案,也不尊重消費者,也沒資格談什麼初衷和文化了。

課堂講師說到:「我們台灣對於消費者、廠商和技術的尊重都不夠,我們總覺得自己比中國人好,但從很多外國人的眼裡看來,兩岸根本就是差不多的。」

你們覺得呢?

│結語

一坐下來就捨不得寫完,不過結語終究要到來,這裡將簡單整理前面所述:

(一)文案不是創作,理性和科學的精神很重要

(二)文筆不好也可以寫文案,文筆好文案不一定寫得好

(三)能被你看到的東西都是被處理過的,不要輕易相信答案

(四)人的認知和習慣可以被形塑, 永遠反思任何文案、廣告和標語的背後訴求

(五)請別把文案當成工具,永遠要尊重文案和消費者


2018年2月5日 星期一

從供給側改革,認識另一個中國


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提高供給體系的質量和效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先前聽聞中國在弄供給側改革,這幾個禮拜到中國玩了一趟,發現他們真搞起了供給側改革,實在是相當有趣。

經濟學不新鮮,就是供給和需求的學問。有人關注需求側,自然也有關注供給側。供給側經濟﹝Supply-side Economy﹞ 講的是從供給端﹝或說生產端﹞進行調整,優化就業、產出以及經濟體系的體質。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金融海嘯與經濟危機10周年系列專文正式上線



為期兩個月的金融海嘯系列專文寫作,在2017年尾正式畫下句點。

系列文總共七篇,內容橫跨2008年金融海嘯的始末、台灣和西方國家的搶救與重建,到對經濟體系和現行理論的反思。是筆者最近一年時間,研讀總體經濟學和危機經濟的心得。

以下是系列文的連結,讀者歡請點入閱讀。

2017年12月29日 星期五

2008金融海嘯十周年回顧系列文(七):經濟的許諾與失落

圖片來源:口袋財經


前篇文章,我們介紹了大到不能倒的爭辯,以及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有限性,我們的收穫是事情沒有絕對好壞,往往只在選擇上有所不同。

這篇文章已是系列文最後一篇了,我們將進行前面六篇文的重點回顧──這些內容的安排是有其架構的!本文也會論述幾個經濟理論和實務上的難題,也會送給大家一些思考題。

2008金融海嘯十周年回顧系列文(六):冬天過了,春天還沒到來

圖片來源:口袋財經

本文與口袋財經聯合發表 

前篇文章,談到我國政府當時不當﹝或說令人費解﹞的搶救行為、美國體制與改革,和台灣開放與革新的系列議題。

而本篇文章我們要談到銀行「大到不能倒」的問題,其對錯總是在爭辯之中;也會談到財政與貨幣政策的極限,災難與救災過後,問題才剛要開始。

2008金融海嘯十周年回顧系列文(五):災後重建,碎滿一地的經濟大夢

圖片來源:口袋財經

本文與口袋財經聯合發表 

上一篇文章,我們談到政府搶救的成效,礙於有限篇幅和實際成效的歸納困難,我們只談了三挺政策。另一方面,我們也提到消費券,這是大家較為熟知的政策,但它並不如預期那樣有效,我們談了原因以及可能的改善措施。

本文已經是系列文第五篇,第一個要來談談提升市場信心的不恰當方式。第二則是美國的災後改革,他們的改革動作受全球矚目,也是歐洲以及我們台灣的效仿對象,因此是一個關鍵部分,我們也會談及台灣方面相關議題。

2017年12月24日 星期日

寫在Medium作者聚會之後:致寫作者的一篇短記



本文同步發表於個人Medium平台

2017年12月17號參加Medium作者聚會,過程中聽到許多好觀點。我將先前所思考關於寫作的想法,配合在聚會中印象深刻的內容結合起來,以為此記。

2008金融海嘯十周年回顧系列文(四):台灣搶救,有沒有效?

圖片來源:口袋財經

本文與口袋財經聯合發表 

上篇文章,我們提到台灣政府自08年到09年來的應對措施,也提到凱因斯學說的思維,他影響了政府和央行的腳色。簡略談了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如何有效影響市場。

前面提到的政策和觀念,礙於篇幅,遺憾不能有更深入的介紹和思辨,但期許打下基礎,助於理解專有名詞與概念,以及後續檯面上經濟議題。

而本篇文章要來三挺政策的成效及消費券,前者安穩了台灣經濟,避免骨牌效應;後者則告訴我們,某些情況下,搶救措施不像理論上那麼有效。

2008金融海嘯十周年回顧系列文(三):那年,我們一起搶救的經濟

圖片來源:口袋財經
本文與口袋財經聯合發表 

我們在上一篇文看到了美國金融業的交易陋習,以及台灣在海嘯的狀況。這篇文章,也就是系列文第三篇,我們將介紹政府在海嘯來臨與災後,做了那些應對措施?

並且我們還會介紹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他可謂近代總體經濟學的開創人。在各國政府祭出的搶救方案與邏輯中,都能看到這位男爵的影子!因此在這個主題介紹他,是十分必要的。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昨夜山頭有賊




昨夜山頭有賊。

昨天回家已經有點晚,進家門前先看幾個鄰居議論紛紛,只當他們作日常閒談,打聲招呼便不多理會。平常那時鄰居應是大門深鎖,沒人會在外面聊天的,但當下並沒有反應過來。進家門後聽室友一講,才知原來山頭有賊,有人遭竊,驚悚的是,一些偷竊物被丟在我家門前。

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虛擬貨幣經濟觀察:傲嬌的漲跌與投資的鐵律



很多人開始鼓勵投資萊特幣,因為最近有「漲聲」。同時他單價還很低,輕輕鬆鬆就可持有一定數量。持有一顆萊特幣,只需花費新台幣2700,但持有一顆比特幣,得花上將近30萬(約略值截止至本段撰寫前1秒鐘)。

2017年11月26日 星期日

2008金融海嘯十周年回顧系列文(二):眼看防線層層潰堤

圖片來源:口袋財經

本文與口袋財經聯合發表

歡迎來到金融海嘯系列文第二篇,上一篇文章,我們以瀏覽的方式快速回顧了08年金融海嘯的形成與毀滅。我們學到重要的一課:過度的樂觀、輕易超額舉債和難以衡量的風險,是形成泡沫的最重要因素。

同時,透過這場危機,我們更明確的瞭解到,問題發生絕對不是單一因素造成的,而是許多環節相扣所致。我們提到了熱錢大量流動的投資環境、永無止盡的證券化債券和信評機構的不誠實等因素相互影響,最終帶來這場災難。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2008金融海嘯十周年回顧系列文(一):美國如何吹起泡沫?

圖片來源:口袋財經
本文與口袋財經Pocket Money聯合發布

距今10年前,一場巨大的海嘯席捲世界。造成許多人投資血本無歸、巨大的銀行倒閉、工廠關門、員工失業。這是2008年金融海嘯,台灣當時難逃一劫,社會瀰漫著冷清的氣息,馬政府推行消費券試圖拯救低迷的景氣。

事過境遷,但危機卻隱匿在每個繁榮與過熱的經濟中──光明背後總有陰影。筆者將推出系列文章,進行海嘯10周年回顧。介紹這個海嘯當時如何在美國形成、為何以及如何破裂?也將介紹一些經濟概念,再視當年的消費券政策。

本文是系列文首篇,從總體面向回顧美國這個風暴核心圈,如何吹起並且弄破泡沫。

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漢字簡化與拼音化是一種進步嗎?

有人說我很懶,又用跟去年那篇一樣的封面,確實,我是。


背景:去年有一篇文章,名為〈五四未竟之功:簡體字才是進步的中文文字,但很多台灣人搞不清楚狀況〉﹝下稱五四未竟之功﹞,引起朋友們熱議。然其內文結構不嚴謹,文字學和語言學的知識也欠通。對此,我也臨時寫了一篇文章,粗略談論。 今覺當時自己脈絡沒有理清。而很幸運的,最近應朋友邀稿寫專論,正好又涉及到相關主題。決定重新整理這篇文章,順勢將先前想法補得完整些。